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建设

险企赈灾:为自己代言

发布时间:2018-11-05

安邦人寿北京分公司蒋方婕

从汶川地震到雅安地震时至今日的浙江省洪涝灾害,时隔近六年时间,自然灾害对人类生命和财产的伤害与掠夺已经成了人们心中无法痊愈的痛。面对灾难,社会各界做出的反应各不相同,虽然震后的重建是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但是越来越多人开始注重风险前的准备,而对保障的重要性以及风险防范的诠释,保险公司无疑是最好的发言人。
每一次发生灾难,人们除了为已逝去的人伤心,为还在灾区的人捐款、祈福,却很少有人想到,下一次灾难来临之前,为了不再损失如此巨大,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如若无法帮助人们免于遭受天灾人祸,我们能为他们做什么?

意外、灾害面前,谁来为你买单?

根据新华网发来自民政部、国家减灾办发布2012年全国自然灾害基本情况,灾情核查统计结果显示,2012年,各类自然灾害共造成2.9亿人次受灾,1338人死亡、192人失踪、1109.6万人次紧急转移安置。

同时,2012年各类自然灾害还导致2496.2万公顷农作物受灾,其中绝收182.6万公顷;房屋倒塌90.6万间,严重损坏145.5万间,一般损坏282.4万间;直接经济损失4185.5亿元(不含港澳台地区数据)。

其中,四川、云南、甘肃、河北、湖南等省灾情较为突出。2012年全年相继发生“5.10”甘肃岷县特大冰雹山洪泥石流灾害、6月下旬南方洪涝风雹灾害、7月下旬华北地区洪涝风雹灾害、8月上旬“苏拉”“达维”双台风灾害、“9.7”云南彝良5.7和5.6级地震等重特大自然灾害,给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带来较大影响。

以上仅为自然灾害对人类财产和生命造成的损害和掠夺,而由于意外事故或人为原因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更是不计其数,数据庞大令人咋舌,此处不再进行赘述。

面对灾难的侵袭,保险公司在财务保障及身价保障上的数据如下: 2012年财产险赔付额2816万元,同比增长达到28.8%,大幅高于规模保费收入增速。相比产险,人身险赔付金额波动较大,2012年人身险赔付额1900万元,同比增长9%,略高于规模保费增速。(数据来源:前瞻网)

2012年7月21日特大暴雨突袭华北。据央视报道,7月21日至22日早8时左右,北京遭遇61年以来最大降雨,城区和近郊发生内涝和洪灾,截至8月5日北京“7-21”暴雨确认79人遇难。在这场灾难中,让人们久久不能忘记的丁志健因车溺水身亡案件,人车保险赔付共计26.38万元,其中车险理赔15.38万元,人员理赔仅11万元。车比人贵的例子除此之外更是比比皆是,更甚者人的身价为零的也不足为奇。

再引述一个案例:2009年6月1日,一架载有228人的法航客机失事,其中的9位中国遇难者中包括人保寿险1名客户,她得到基本保额40倍即960万元赔付,创下中国保险史上赔付最大的个人保险赔案。而与她同行的其他8位中也有4位同样获得了保险理赔,其中两名获得中华联合财险50万的赔付,另外两名则获得太平洋财险50万元赔付。共同的旅行中,同样的中国人,同样的飞机,同样的遭遇,留给家人的除了同样的悲痛,却有如此大相径庭的结果。

以上的案例中,面对财产和生命的损失,有些人起码还有部分赔偿,是可以用来为家人今后的生活做打算,然而在我们所知道或者不知的更多的案例里又有多少是完全与保险无关,多少时候是印证了电影《唐山大地震》里的那句台词:没了,才知道什么是没了。当意外和灾害来临时,保险公司不能成为所有人的救世主,但他可以为投保人买单,绝对可以成为客户雪中送炭的人,这样的角色哪怕是再多捐款的企业也是做不到的。

灾难过后,捐款是否真的重于全心的守护?

对于保险公司自身来说,历来是走在救灾赈灾前线的:第一时间捐款捐物;第一时间开通理赔绿色通道;第一时间出具灾区业务管理新办法;很多的“第一时间”证明了众多险企对灾区民众的关爱,对灾区客户的重视。仅4月雅安地震,截至4月25日保险业捐款高达9162.6万元。如此庞大的捐款数额进入灾区重建系统,应当如何使用呢?除了保险行业以外还有其他各行各业的企业,以及社会上的各界人士均对本次灾害进行了捐款捐物,数额巨大的捐款,不仅带来了众志成城、血浓于水的、正面的、亲情的效应;同时也带来了因为之前善款使用不透明,导致某些机构社会公信力下降,公益机构及公益行为引起人们质疑的负面反应,灾难带给人们的除了对灾区兄弟姐妹的挂心外,同时还有捐款捐物渠道的质疑,多方报道层出不穷,捐款渠道的选择,善款投入使用渠道的监督,这些问题成了很多人及企业头疼的事情,人们开始谋求新的救灾思路,通过新思路更好地救灾赈灾,成为捐款的首要完成的工作,通过新思路达成目的,同时让自己的企业品牌更加深入人心或许同是新思路中更好的出路。

相关数据表明,灾区人民在切身经历过灾害过后,更容易接受保险的理念,对风险的防范意识会更强,就以四川的汶川地震后的当地保险投保情况为例,(数据来源于:和讯保险)在2007年及2008年承保总保费增长率的趋势图中可明确看出,自2008年5月汶川地震发生后,四川省当年下半年保费一直呈稳定上升趋势,2008年年度保费收入约494亿元,与上年同比增长约47%,这样大幅的增长充分证明当地客户对保险认知程度的提高。

如果以上数据还不能足以说明问题的话,由行业协会网站提供的四川省自2007年至2012年的总保费业务数据则能更进一步地证明这个论点。从2008年开始,四川省整体保费总规模以每年平均20%的飞速增长;从2007年到2012年,总体保费实现了2.4倍的增长。当自然灾害导致人民财产损失严重,但是保费却逆增长的情况出现后,是否就能更进一步说明经过灾难,人们在保险产品消费理念上的变化是非常大的。

2012年以来,保险业经历着整个行业的调整期,回归保险本源和防患销售误导则成为整个行业的重要话题。其实不论是哪一项,最终的根源就是想为整个行业正名,改变行业目前失信于大众的整体形象。

保险行业本是善人至善的,却以不当的方式导致误会的层层产生,言语总是轻于行动的,在赈灾中的快速理赔、绿色通道、赔款数额相信会比企业捐款更能给受灾民众希望和实惠。

风险来临前,请允许我为你守护!

在全国众志成城抗震救灾的时刻,我们不止要做好自己的众多“第一时间”,更要与其他企业一起,寻找自己的救灾赈灾新思路。无论保险公司通过任何其他通道来向受灾当地进行捐助,都会存在善款使用监督不力等情况,那么我们是否可以通过自己的渠道来进行善款执行呢?

保险公司是否可将各自的捐款数额变为当地保险捐赠额度,即保险公司向受灾当地民众捐献自己捐款额度的公司的保险产品,投保人或受益人为受灾民众本人。

这样做可以实现如下效果:

首先,可以满足善款的使用绝对能够从捐赠人直接到达受捐人,免去执行不力等情况的发生,捐款质疑不攻自破。

其次,可以满足当地民众的保险需求,不论是灾区民众还是普通平时消费者,面对不需要自己花钱购买的保险,接受度相对更高,何况是客户本身需要的,灾害过后很多人苦于想买保险却无钱投保,此时保险公司的善款可用于民众的首期投保保费;保险公司可以利用此次机会对灾区固定人群进行保险需求分析,在按照家庭或者人口规定保险额度,根据固定人群现有保险情况及个人财务、身体状况进行产品建议,客户可根据公司业务人员提供的方案,在额度内选择产品或产品组合,进行额度投保。这样就可以不需要客户出具保险费,但是保险公司却可以根据公司捐赠的保险额度,为灾区客户提供保险保障。

再次,保险公司用自己的渠道执行自己的善款,监督者换为客户本身,更有利于培养客户的忠诚度;如此不仅可将善款执行到位,同时也将是保险公司再次营销的一个重要的机会。

最后,保险公司在执行过程中可完全公开此次赈灾的所有客户领取的保险情况,接受客户的全面监督,不为其他,只为更好地帮助客户走出困境,让客户更懂得自我保障,更了解我们的品牌,从而愿意成为我们的客户。这样的客户将成为公司最大的转介绍中心,且是整个社会群体,而非个人,营销收益无法用数字来衡量。

总而言之,灾难来临,我们是否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救灾赈灾,用自己的方式守护客户的家庭及财产,为雅安祈福。

险企也赈灾,却也可为自己代言。


【作者简介】

蒋芳婕,女,1986年7月生人,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专业。

从业经历:2008年-2012年就职于民生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

2012年至今就职于安邦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目前为北京分公司运营部副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