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案例解析

投保人和保险人应重视到期保费交纳和收取工作

发布时间:2020-05-25

 

 

【调解要旨】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四条保险合同成立后,投保人按照约定交付保险费,保险人按照约定的时间开始承担保险责任。

 

【基本案情】

(一)申请人诉称

2013年,被申请人某物流商贸公司向申请人某财产保险公司投保了货物运输保险,保险公司承保并签发了保险单,保单约定该物流商贸公司为投保人和被保险人。保险公司将保单原件向物流商贸公司进行了送达,并在随后的保险期间内提供了合同约定的保险服务。但是,后期保险公司发现物流商贸公司未按合同约定持续交纳保费,虽然多次安排工作人员与物流商贸公司的相关人员联系,但均未收到回应。保险公司认为,按照保险法规定,投保人有义务按照合同约定交付保险费,本案的保单也对保费金额及交费方式进行了明确约定,物流商贸公司作为投保人应当如约交纳保费。鉴于无法与物流商贸公司达成一致意见,保险公司将物流商贸公司诉至法院,主张物流商贸公司按照约定补交保费。由于双方此前签订的其他同类型保单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因此,保险公司同时起诉案件共23件,主张物流商贸公司补交全部保费,涉及金额约10余万元。

经当事双方同意,法院将案件交由北京保险行业协会保险合同纠纷调解委员会组织调解。

(二)被申请人辩称

被申请人某物流商贸公司表示,其认可相关保单的真实性,也承认存在未交纳保费的情况,未及时交费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公司在该保险公司投保的保单较多,后期公司因为重组,内部人员变动比较大,对于保单交费的情况疏于管理,但是保险公司也存在过失,在随后的保险期间从未发送正式的催交通知,因此不同意补交全部保费。

 

【调解理由】

调解委员会接到法院委派调解后,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投保人是否应当主动履行保费交纳义务。

经调解员向保险公司了解情况得知,投保人某物流商贸公司是一家经营规范的大企业,且与申请人存在长期合作关系,该保险产品对于公司的经营业务具有较高的服务价值,脱离保障可能对该客户的经营造成不利影响。同时,调解员了解到,物流商贸公司承认确实存在未及时交纳保费的情形,但并非故意违约,且双方存在长期合作关系,此前也一直保持良好的交费记录。此时,保险公司未经任何沟通就将其诉至法院,对其声誉造成了一定影响,因此拒绝与保险公司和解,现公司重组工作仍在进行,需要一定时间核实所有保单的详细情况。

调解员向物流商贸公司强调,依据《保险法》第十四条规定“保险合同成立后,投保人按照约定交付保险费,保险人按照约定的时间开始承担保险责任。”交纳保费是投保人的法定义务。本案双方就物流商贸公司的投保意向达成一致,签订货物运输保险合同。保险公司签发了货物运输保险单,并根据保险合同约定提供了约定的保险服务,该保险合同在法律上已成立并生效,且保险公司已履行了提供保险服务的合同义务。无论因何种原因,物流商贸公司未及时履行交纳保费的法定及约定义务已经构成违约。作为投保人的物流商贸公司自身应当注重对合同的管理,依约履行合同义务。当内部人员出现变动而导致工作交接时,应当做好交接工作,并及时通知保险公司,确保相关信息流转顺畅,避免出现此类违约行为,同时也避免因保险中断增加公司风险甚至给经营造成影响。

调解员同时向保险公司指出,应当加强对已生效合同及应收保费的管理,促进企业的规范发展。保险公司可以在长期合作中,与投保人相关负责人员进行沟通,对保费进行催收,或了解投保人未能按时交纳保费的原因,主动提出解决方案。在投保企业可能因人员更替等原因导致联络信息缺失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应当加强相关部门的统筹协调,尽可能通过多种渠道保持与投保人之间的顺畅沟通,既保护被保险人的相关权益,也保证自身的合规经营。

 

【调解结果】

经协商,申请人和被申请人双方达成一致,签署了调解协议书。

 

【案例评析】

保险合同是典型的双务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四条规定,保险合同成立后,投保人按照约定交付保险费,保险人按照约定的时间开始承担保险责任。应收保费管理一直是保险公司的重要工作之一。车险的“见费出单”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事实证明,这一举措彻底杜绝了保险公司未能收到车险应收保费现象的产生,得到了保险公司的广泛认同。本案是在非车险领域发生的应收保费纠纷。

本案的投保人和被保险人物流商贸公司是一家经营规范的大企业,连续多年投保多份货物运输保险,对投保交费等流程应当比较熟悉,即使处于重组期间,也应重视合同管理,经办人员变动不是其无法履行交费义务的正当理由。当然,物流商贸公司重视企业声誉的做法可以理解,认为己方此前一直如约履行投保人义务,但保险公司未考虑双方之间长期合作关系,未经任何沟通就直接起诉,对己方造成不良影响,故起初并不同意与保险公司和解。保险公司称,其工作人员曾尝试联系该物流商贸公司的相关人员,但未收到任何回应。同时,保险公司亦认可与物流商贸公司存在长期合作关系。本律师虽无法得知保险公司曾以何种方式联系催收过保费,但相信保险公司一定有过催收的行动。本律师非常认同调解员的观点,认为保险公司在应收保费管理方面的工作可以更精细,如通过与投保人相关负责人员沟通及时了解企业现状,主动提出解决方案,在投保企业因人员更替等原因导致某种联络方式没有回应时,保险公司应当尝试通过电话、传真、电子邮件、快递催收函件、上门催收等多种渠道与投保人取得联系,同时,应注意做好工作记录,保存催收痕迹。本律师相信,若本案中保险公司能够出示催收证据,一定会消除物流商贸公司的对立情绪,双方能更快达成一致意见。希望保险公司今后的工作不仅合法合规,而且更加合情合理。来源《北京保险合同纠纷典型案例汇编2019版》